知道屋
知识分享平台

我们将毁于我们所热爱的东西

  著作:《娱乐至死》

  我们将毁于我们所热爱的东西

  作者:安吉拉・佩妮说到“波茨曼在媒体研究领域是一位巨人,地位仅次于马歇尔・麦克卢汉。”尼尔・波茨曼对媒介的透彻研究离不开他在纽约大学任教的经历。这期间,他首创了媒体生态学专业,创作了《娱乐至死》和《童年的消逝》。

  《娱乐至死》想告诉大家可能成为现实的,是赫胥黎的语言,不是奥威尔的语言;毁掉我们的,不是我们憎恨的东西,恰恰是我们热爱的东西 !

  ――前记

  文明依托于媒介

  随着第四次传播革命的开展,以电视、广播为代表的大众媒介迅速取代了印刷媒介。媒介,这是我们日常生活中获取信息最容易忽视的一部分。从语言到印刷在到电视,看似只是技术的进步,但其中却隐喻着内容的量变到质变。

  印刷机统治时代的美国,他们的思想也正如铅字那般有分量。他们以及他们的子孙都是热诚而优秀的读者,他们的宗教情感、政治思想和社会生活都深深植根于印刷品这个没接。在他们眼里铅字比实际发生的事实更有威力……存在就是存在于铅字之中;其他的,一切都将渐渐地成为虚无,所谓学习就是书本的学习。于是,阅读蔚然成风。四处都是阅读的中心,因为压根儿就没有中心。每个人都能直接了解印刷品的内容,每个人都能说同一种语言。阅读是这个忙碌、流动、公开的社会的必然产物。

  印刷术赋予努力一个新的定义,这个定义推崇客观和理性的思维,同时鼓励严肃、有序和具有逻辑性的公众话语。先后出现在欧洲和美国的理性时代与印刷文化并存,并不是什么巧合。印刷术的传播点燃了人们的希望,至少人们可以理解、预测和控制这个世界以及存在于这个世界上的种种奥秘。

  对于印刷机通知美国人思想的那个时期,作者给了一个名称,叫“阐释时代”,阐释是一种思想模式,一种学习的方法,一种表达的途径。所有成熟话语所拥有的特征,都偏爱阐释的印刷术发扬光大:富有逻辑的复杂思维,高度的理性和只需,对于自相矛盾的憎恶,超常的冷静和客观以及等待手中反应的耐心。

  诚然,到了19实际末期,“阐释”时代开始逐渐失去,另一个时代出现的早期迹象已经显现。这个新的时代就是“娱乐业时代”。

  赫胥黎的警告

  《娱乐至死》想告诉大家可能成为现实的,是赫胥黎的预言,不是奥威尔的语言;毁掉我们的,不是我们憎恨的东西,恰恰是我们热爱的东西。乔治・奥威尔曾在《一九八四》中语言,人们的未来会受到统治者的压迫,无时无刻不出在被监管的状态,而“老大哥”的正式通过电视这一媒介监控着人类,使人们失去自由,成为“老大哥”的“仆从”。赫胥黎的预言恰与此相反,《美丽新世界》中人们渐渐爱上工业技术带来的娱乐和文化,感到痛苦的不是他们用笑声代替了思考,而是他们不知道自己为什么笑以及为什么不再思考。事实上,电视以娱乐的形式吸引和改变了人们的注意力、思维方式逐渐掌控了话语权。

  你不能有前提条件。每一个电视节目都应该是完整独立的,观众在观看节目的时候不需要具备其他只是。我们不能说学习是循序渐进的,也不能强调只是的积累需要一定的基础。电视学习者应该可以自由地选择合适开始学习而不会受到歧视。因此,你从来没有看见或听见那个电视节目开头的时候会警告观众:如果你没有看过前面的节目,你就无法看懂眼前这个节目。电视是不分等级的课程,它不会再任何时候因为任何原因拒绝观众。换句话说,电视通过摒弃教育中的顺序和连贯性而彻底否定了他们和思想之间存在仍和关系。

  我们将毁于我们所热爱的东西

  你不能令人困惑。在电视教学中,让观众心身困惑就以为这低收视率。遇到难题的学习者必然要转向其他频道。这就要求电视节目中不能有任何需要记忆、学习、运用甚至忍受的东西,也就是说,任何信息、故事或观点都要以易懂的方式出现,因为对于电视来说,最重要的是学习者的满意度,而不是学习者的成长。

  你应像躲避瘟神一样避开阐述,在电视教学的所有敌人中,包括连续性和让人困惑的难题,没有哪一个比阐述更可怕。争论、假设、讨论、说理、辩驳或其他任何用于演说的传统方法,都会让电视变成广播,或者更糟糕,变成三流的印刷材料。所以,电视教学常常采用讲故事的形式,通过动感的图像伴以音乐来进行。这也是《星际迷航》《宇宙》《芝麻街》和各种电视广告的特点,如果没有可视性和戏剧背景,任何电视教学都不可能实现。

  如果要给这样一种没有前提条件、没有难题、没有阐述的教育取一个合适的名字,那么这个名字只能是“娱乐”。在美国青年的生活中,除了睡觉,没有其他活动比看电视占据更多的时间,所以我们不难得出结论:大众对于学习的态度正在重新定位。这就引出了我想强调的第二点:这种重新定位的后果不仅体现在教室的传统功能的日益衰退,而且还体现在教师被改造成一个教和血都抑郁了为目的的地方。

  电视时代蒸蒸日上,电视改变了公众话语的内容和意义,政治、宗教、教育、体育、商业和任何其他公共领域的内容,都日渐以娱乐的方式出现,并成为一种文化精神,而人类无声无息地成为娱乐的附庸,毫无怨言,甚至心甘情愿,其结果是我们成为了一个娱乐至死的物种。

赞(0) 打赏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知道屋-知识分享平台 » 我们将毁于我们所热爱的东西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

知道屋 - 知识分享平台

关于我们联系我们

觉得文章有用就打赏一下文章作者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