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道屋
知识分享平台

《周少的学霸甜妻》每次一靠近她,都恨不得把她揉进自己身体里!

  《周少的学霸甜妻》每次一靠近她,都恨不得把她揉进自己身体里!

  
《周少的学霸甜妻》每次一靠近她,都恨不得把她揉进自己身体里
不行,思来想去都觉得不甘心。
测试第三条:挑选一个合适的时机,像对方诉苦自己最近的不顺的遭遇,再次观察对方是否有为你心疼的表情。
夕颜酝酿了一下情绪,放下了筷子叹了口气,完全戏精附体,“欧爵,最近几天我过得一点都不开心……不知道为什么,一点胃口都没有。”
“哦?那今天中午是谁在学校食堂吃了两碗米饭?”
“……”夕颜嘴角抽了抽,努力维持着忧桑的气氛,继续开口,“我是说真的,刚刚考完的测试不知道能考多少分……如果考的不好的话怎么办……”
欧爵表情淡然的“安慰”道,“你的成绩已经是垫底的水平了,再不好还能坏到哪里去?”
“……”靠,你是学霸了不起啊!保送大学了不起啊!
欧爵伸出手,用筷子轻轻戳了戳她的脑袋,“快吃吧,菜都快要凉了,笨蛋。”
夕颜气呼呼的将筷子往碗上一扣,“不吃了!我已经饱了!”
欧爵瞥了一眼夕颜还未见底的饭碗,“怎么?”
这些菜明明就是这个白痴平日里爱吃的。
“我都说了,没胃口!”
“你不是很喜欢这道油焖大虾么?”
“我现在没有心情剥虾!”
看着夕颜一副小宝宝求安慰却未如愿以偿,自己生闷气的模样,欧爵低头,嘴角不漏痕迹的勾了勾。

  《周少的学霸甜妻》每次一靠近她,都恨不得把她揉进自己身体里!

  
慕小小感觉自己闻到了一丝诡谲的气息,尹少桀是不是瞒着自己什么?他跟6以辰的过节,真的像七晴说的那么简单吗?
“喂!你说啊!”见他还是不说话,她更好奇了。
尹少桀转头睨她一眼,盯着她拉着自己的手臂说,“你不知道这样很危险的吗?还拉?”
慕小小看他已经把车开进了车道里,旁边有车,这样拉扯确实很不安全,所以只得讪讪地收回了手臂,免得真出车祸了,她的小命可是很宝贵的。
“尹少桀,你说你跟6以辰有过节,到底是什么过节啊?你为什么那么讨厌他啊?”她再次问道,小脑袋还伸过去,加强自己的存在感。
尹少桀斜眼看她一眼,态度傲慢地说,“讨厌一个人还需要理由吗?”
如果不是看他在开车,掌握着自己的小命,她绝对会一巴掌抽过去。
慕小小咬牙忍了忍,又不厌其烦地问着,“你就不能告诉我,为什么你那么清楚他家的事吗?”
“不能。”尹少桀直接酷酷地甩她两个字。
慕小小放在腿上的小手攥成拳头,极力地忍耐下揍他一顿的冲动。
她故意露出恍然大悟的表情,笑得很暧昧地睨着他,说道,“我知道了……这么说的话,其实你一直很关注他咯?说什么跟他有过节的,只是为了掩饰你对他的过分在意吧?你该不会……对他……”
这么明显的激将法,尹少桀又怎么会看不出来。
他瞥了她一眼,趁着刹车的空荡,长臂伸过去,推了下这丫头的脑门。
他对她鄙夷道,“你别以为这样激我就有用,我才不会上当。”
慕小小顿时像泄了气的气球,蔫蔫地垮着肩膀,郁闷地嚷道,“你为什么就不能告诉我呢!”
尹少桀说道,“反正不是你想的那样,我对他没有兴趣,也不想知道他任何的事情,他的一些事我只是无意中知道的而已。”
“真的只是这样吗?”慕小小表示怀疑。
绿灯了,尹少桀开了车,便不再说话了。

  《周少的学霸甜妻》每次一靠近她,都恨不得把她揉进自己身体里!

  
因为里面江贤甫和江五爷吵了起来。
一直表现得很有涵养,哪怕江老爷子被强行带来疗养院都没有发火的江贤甫,此刻却是一脸震怒。
手上的拐杖重重地敲着地面。
“我早就说过,留在这里不安全,大哥的情况本来就危险,今天要不是护理人员过来得及时,会发生什么想都不敢想。”
他还记得每次他都是语气非常轻松地让江意放心,说这里有他在,江意完全不用担心。
结果他就是这样不让江意担心的?
只要江意今天不过来,或者是进到病房的时间再稍微晚一些,那他们在这里守着这么长时间也就完全是白守着了。
江意看出来周纤纤在自责,拍怕他:“纤哥,真的不怪你,真要说起来,也是我没有想到,其实想想江家这些年的情况也该猜到,我们了解的还只是皮毛呢,我早就该想到应该更加小心才是。”
一个家主都能突然间躺了这么多年,又完全没有人知道是谁下的手的江家,哪会是那么简单的?
“那我进去了,纤哥你帮我看着,之前是不知道有这些人的存在,别让他们跟上我们了。”
“我知道。”周纤纤神色更加严肃了。
这也是刚才江意和周纤纤疑惑过的问题。
那一伙不明势力能够躲过周纤纤的人,一直到今天周老爷子有危险才突然现身,那之前呢,之前为什么没有发现周纤纤?
会这样判断,一个是因为如果有人跟上他们,周纤纤应该还不至于不知道。
二来还有最重要的一点,那就是从江意想法子把江老爷子给弄到疗养院之后,哪怕她在港岛那段时间,周纤纤也是隔几天就会按照她的话,拿着江意留下来的药给江老爷子加进去。
那些人如果发现了周纤纤,又怎么会不阻止?
还是,他们真的发现了,只是判断出来周纤纤没有恶意?
这个也说不过去啊,相互不知道对方的身份,有没有恶意又怎么能判断得出来呢?
可是不管怎么样,今天之后,他们都是要更加小心了。

  《周少的学霸甜妻》每次一靠近她,都恨不得把她揉进自己身体里!

  
她趁着课间走到方澈那排座位旁,很大方地向他伸出手道:“这位同学,我以前可没见过你哦,你是不是应该要做个自我介绍呢?”
方澈起身与她握手,一触及放,不温不火地道:“你好,我叫方澈,今天来这里做旁听生。”
珍妮佛紧紧盯着方澈,继续追问:“那你是哪个班的?”
“很抱歉,我不是贵校的学生。”
珍妮佛眼睛一亮,反倒更有兴致:“你已经工作了吗?不知在哪里高就?”
“我只是一个做编程的小小程序员,不值一提。”方澈扬起一个不算冷淡,也远远够不上热情的笑容。
但珍妮佛仿佛感觉不到他的推拒,又继续兴致勃勃地追问:“方先生可真是太谦虚了,像你这样的人又怎么会不值一提?我也有几个做程序的朋友,你说说你的公司,说不定你们还曾有过往来呢!”
方澈还没回话,旁边钱晓那有些怯怯的声音却响了起来:“老师,上节课我还有个问题没弄懂,我可不可以问问你?”
珍妮佛有些扫兴地敛下笑容,转过头问钱晓:“你有什么问题?”
钱晓其实根本就没听课,这下要她提问她还真是无话可问。不过她素来机灵,就算问不出问题也不直接表露,只是怯生生地望着珍妮佛,期期艾艾地装可怜:“老师……我、我……我就是有一个问题,我……”
没等她继续磨蹭下去,上课铃声又响了起来。珍妮佛无奈地扫了她一眼,只能又回到讲台上继续上课。
钱晓转头冲秦秣做了一个鬼脸,就见秦秣的表情正是似笑非笑,眼带戏谑。钱晓连忙趴回桌子上,决定这节课要将沉默进行到底。
方澈也没再说话,反倒做出一副认真听讲的样子。
方澈接过名片,只随意点了点头,然后拉起秦秣转身就走。
出了教室后,钱晓当先跑开,她用几近慌乱的语调说:“你们慢聊,我有事先走啦!”
秦秣古怪地望着她,不知道她是什么意思。
方澈又俯身凑到秦秣耳边道:“她心虚了。”
秦秣脑神经打结,在心里呆呆地想:“他是说,钱晓给他找了麻烦所以心虚,还是说,钱晓给我找了情敌所以心虚?”这想法刚过,秦秣心里又觉得好笑:“自作多情外加智商间歇性下降,我傻了……”
她放下这些有的没的,侧仰头勾下方澈的颈项,对他微斜嘴角:“小方,魅力不错,再接再砺哟。”
方澈很认真地说:“是要再接再砺。”
好啦,今天的推荐就到这里啦,如果你有什么不同的意见或者建议请在评论区留言哦,也欢迎大家补充更多精彩的书单,跟大家一起分享哦。

赞(0) 打赏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知道屋-知识分享平台 » 《周少的学霸甜妻》每次一靠近她,都恨不得把她揉进自己身体里!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

知道屋 - 知识分享平台

关于我们联系我们

觉得文章有用就打赏一下文章作者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