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道屋
知识分享平台

铁轨上的灌木,犹如你我人生路上的他

  在所有的交通工具中,我唯独钟情的就是火车,不是高铁,不是汽车,也不是飞机――虽然还没飞过;是K字头的那种,不快也不慢,刚好够我看完车窗外的春夏秋冬和山川草木。偶尔也会看到零星的民居和林立的楼宇;要是在夜间,就是远远近近、点点闪闪的灯光,甚至还能看到星星。

  铁轨上的灌木,犹如你我人生路上的他

  看遍上面的景之后,我就低头看铁轨,平行的,像是从未相交的思念;长长的,像是无法到达的远方。就在这铺满石子的枕木上,它带着我走向天涯海角,去看四时不同而又姿态迥异的景色;昆明、南昌、济南、西安,宁波、上海、苏州……一个个如诗如画的地方,撩拨着我的心,却无一愿挽留我。于是我就沿着铁轨继续飘荡到另一个地方,明明是按计划的方向去的,可到了之后便又要匆忙地赶往下一个地方;像孤魂野鬼一样,无根无锚,也就无所牵挂无所依恋。

  铁轨上的灌木,犹如你我人生路上的他

  每一次看到铁轨变道,多轨相交的地方,我都会好奇一下,火车到底是如何变轨的?火车那么多,铁轨这么少,为啥就没撞过?前几年一次去刘府拜访朋友,刚好看到了一条才过路口就急着变道的铁轨,我站在中间观察了许久,依然没能弄懂它到底是怎么个变法。我一直想要弄懂它的原理,无奈火车上的信号差,请教不了万能的网友;每次到了车站下了火车之后,也都将这个疑惑与邻座那些健谈的陌生朋友一并留在了火车上。

  铁轨上的灌木,犹如你我人生路上的他

  偶尔也会看到废弃的铁轨,锈迹斑斑,杂草与灌木丛生;有的铁轨上面竟然还堆起了杂物,有草垛,有大理石柱。有些灌木还很是粗壮,笔直地立在铁轨中央,足有两米多高。很明显那段铁轨已废弃了有一些年头了。即使雨水再匮乏,枕木下的土壤再贫瘠,这些灌木还是长了出来;看来最大的贡献得要归功于时光,竟也能熬出那般粗壮的灌木,真是了不起。

  铁轨上的灌木,犹如你我人生路上的他

  这些废弃的铁轨往往都依老站台,旧货场而建,一段铁轨的两头都各砌有一座斜方台,有的是与尚在使用的铁轨相连的,所以只有一头有斜方台;上面立着黄色警示标牌提醒着来往的火车。这似乎是多余的,你想呀,过往的火车哪一列会上错轨道,走上一条被遗忘多年的铁轨?又不是托马斯历险时发现的那一条――矿洞里废弃了多年的一条铁轨。我们的火车都没那闲工夫去历险,去走不一样的路的;都只知道日复一日,年复一年地沿着一样的轨道来回往返。不一样的只是那些上车的面孔;除了面貌不一样,表情也是不尽相同的。这其中有我的一个。

  铁轨上的灌木,犹如你我人生路上的他

  在二伯家还住在上海西站外出租屋的时候,每一次上大路都要跨越一段铁轨。这条铁轨是从上海西站高墙里延伸出来的;每一次听到警笛封路,有火车要穿过公路,往来于那个叫基础公司的地方时,我都会从出租屋里跑出来,站在离铁轨最近的地方等火车从远处到我面前,再从我面前往另一个方向的远处驶去。有一次没出来看,火车经过时就感到整个出租屋都在晃动,因为轨道就在墙后面。每到傍晚的时候我要么一个人出来,要么和二哥一起出来,沿着轨道散步。时而踩着这边的轨道蹑脚摇晃,往往走不了几步就要掉下来,更不要说跑了;时而跳到那边的轨道上,想要保持住平衡以示胜利,但往往总是被身后的二哥接住。后来,那两根铁轨不见了,随着那些破旧的出租屋一起不见了;盖起了一堵灰色的墙,或许那两根被埋了,连着被埋的还有那些零碎的快乐回忆。

  铁轨上的灌木,犹如你我人生路上的他

  自很小的时候到现在,我走过许多路,乘过许多火车,看过许多铁轨,但没有哪一处的铁轨能像废弃的铁轨那样,格外地吸引着我。起初我常想已经废弃了的铁轨为什么不及时拆除?误导了正常行驶的火车怎么办?等到后来我注意到那些粗壮的灌木挺立在枕木中央,那些铺平铁轨供车辆横穿的石子时,我便不再担心了;因为我开始明白了,所有的火车都不会走错铁轨,所有废弃的铁轨都不会被拆除。只是为了每一次火车从自己身边呼啸而过时,让枕木上的灌木向火车致意,而火车会吹动灌木上的树叶作为回应;当静静地看完这一幕时,我,也快到站了。

  铁轨上的灌木,犹如你我人生路上的他

  安千文

  于安徽新闻出版学院

  2017年10月28号22时许


知道屋是一个专门解答为什么知识分享问答平台,欢迎在知道屋问答库查找您感兴趣的知识.

文章内容来源于网络,由 知道屋-知识分享平台 进行整理排版,如有侵权请联系admin@zhidaowu.com

赞(0) 打赏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知道屋-知识分享平台 » 铁轨上的灌木,犹如你我人生路上的他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

知道屋 - 知识分享平台

关于我们联系我们

觉得文章有用就打赏一下文章作者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