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道屋
知识分享平台

马超心说,和你们文士说话,就是费劲

  马超心说,和你们文士说话,就是费劲

  
马超心说,和你们文士说话,就是费劲,很多时候,你们都是先说一半,然后自己再问,你们再说另一半。 郭嘉则说道:“主公请想,这魏延魏文长因为之前我军占据了零阳,他还未与我军交锋,因此其人急切想要与我军一战!” 马超点头,这之前不都完事儿了吗,所以郭嘉是再次说道:“而那个时候,他吃了我军的亏,因此如今他想要撤兵,不是不难理解!” “但是奉孝,不知他是真撤退了,还是说……” 这是马超所问,就见郭嘉一笑:“主公,嘉以为,这魏延确实是真撤退了。不过其人绝对不会就此善罢甘休,想来他一定是去了酉阳,投靠文丑,还想着与我军再战!” 马超一听郭嘉这话,他觉得真是很有道理啊,要说这绝对不是没可能的,还真是可能如此!―― 不过不管是什么情况,反正此时此刻,魏延是走了。马超也没让人带兵去追,在他看来,就是穷寇莫追。这魏延能在大白天撤退,要说他没有一点儿防范,自己都不相信。自己敢肯定,其人还就等着自己去追他呢,不过自己不去追击,看他还能如何。 显然马岱也是想到了这个,所以他也没主动去说,让自己主公允许自己去带兵追击魏延。因为马岱也有顾虑。

  马超心说,和你们文士说话,就是费劲

  
人家能没有埋伏没有伏兵吗,估计他魏延就等着己方去追击呢。然后他好报了之前的仇啊。 因此马岱也没主动去说什么,他也算是了解自己主公那性格。反正他总说,穷寇莫追。连平时胜了,也都不一定让自己这些人再追,所以就更别说是这个时候了。不过在马岱看来,这自己主公不让自己这些人带兵追击,也不能说就是怕了他们,只是怎么说呢,好像不想把对方逼得太紧了,所以……―― 魏延确实是带兵撤退了。这是一点儿都不假,此时此刻,已经是带着那几千人,离开了零阳,奔向了酉阳的方向。说实在的,魏延他这次觉得自己很憋屈,也可以说自己是没有想到很多东西。这第一就是文聘的事儿,自己是真没想到,这文聘才守住了几日。这零阳就丢了。他当然没觉得凭借文聘的本事,才能守得住这么几日。可是事实摆在眼前啊,这零阳丢了,这上哪儿说理去。所以这就是他第一个没有想到的。也是魏延心里边儿最憋屈的。 因为自己都没和马超凉州军干一场,这零阳就丢了。而等到自己再出兵的时候,人家却已经有了准备。这也算是第二个让自己憋屈的事儿。败了,自己不怕失败。但是这事儿确实是很憋屈,这却是自己不想要的。

  马超心说,和你们文士说话,就是费劲

  
只要自己不感觉那么憋屈。那么败了,自己也认了。是啊,技不如人,还说什么―― 可如今是个什么情况,魏延绝对不认为自己就是技不如人,说白了,是因为文聘,是因为他的零阳城失守,结果一下就把自己的计划给打乱了。是,魏延也不是说什么都安到文聘的身上,他也知道,自己也是有着不小的责任的。但是大多的责任,他却认为还是文聘的,如果不是因为他,也许自己如今还败退不了,不是吗。 所以在魏延的心里,他是给文聘埋怨透了。但是如今文聘也不在他面前,他也知道,这自己埋怨其人,也没有什么大用。并且零阳丢都丢了,自己败也败了,所以还这是,没有什么太多说的了。 但是等自己再看到他文聘文仲业的时候,自己必然要牢骚几句。是,自己不会把所有责任都推给他,但是他文聘不可能一点儿责任都没有吧。这事儿就算是到了主公那儿,也是自己占理,他文仲业才亏心!―― 说起来文聘,当然带着残兵到了一路向西南,到了酉阳,见到文丑后,他是这顿诉苦啊。 听了文聘一番话,文丑是直皱眉,他此时问道:“我说仲业,这你可不对啊!你难道就没仔细想过,这我好好在酉阳守城,何时能跑到那零阳去?”

  马超心说,和你们文士说话,就是费劲

  
文聘一听文丑的话,他是苦笑了一下,“说的就是啊!不过当时我其实也这么认为了,可我还想了,这自己都能明白的事儿,难道凉州军就不明白了?而且当时那个范强,他是把这事儿说得是有鼻子有眼的,是不得不让你相信啊!” 想到范强,文聘就“气不打一处来”,如果不是因为这厮,他也不认为自己会变成了如今这样儿。如果不是他范强的话,自己的零阳城也不会那么快就丢了的。 这个时候他当然是知道了,这范强就是凉州军派来的,亏得自己还相信了他。结果就是零阳丢了,自己败了,到了酉阳这儿来―― 文丑一听,还别说,他也认为文聘所说有道理。就范强那一番说辞,再加上文聘的那个想法,别说是他了。就是换成自己,也照样得中计。 在文丑心里。他当然不认为自己比文聘差什么,所以他认为。自己要是他文聘,自己都得中计呢,所以就更别说是文聘了。没办法,这文丑就算是那种自我感觉良好的,如果说起来这谋略上,他当然不认为自己能比得上徐庶、刘巴他们,但是那些个武将,他确实,也是不服。文丑这人的脾气性格就那样儿。所以谁服谁啊。 不过他也算是能理解文聘,“行了,仲业你这么一说,我倒也不是不能理解。你在主公面前也这么说,估计主公一样儿能理解的!”

  马超心说,和你们文士说话,就是费劲

  
文聘苦笑了两声,如今的他,还有什么脸去见自己主公啊。这之前自己还想,就周仓、裴元绍那样儿的,才守住作唐城三日。可自己呢,没比人家强多少啊―― 如今来看,这自己就是个笑话,和人家比起来。无非就是“五十步笑百步”而已,还说什么。 之后文聘是特意问道:“文丑兄当知,这主公到底是派谁去了零阳。知道如今,我却还不知啊!” 文丑一听。心说这文聘也真是够可以的了,这已经都这个时候了。他还不知道是谁带援军去零阳的呢。文丑当然是知道,因为魏延是特意路过酉阳,和文丑打了招呼,他这最后才去的零阳。所以文丑不知道,那谁还能知道呢。 因此,此时文丑微微叹了口气,然后这才说道:“仲业,主公派的是魏延魏文长,带兵八千,前去救援零阳啊!” 文聘一听,心说原来是魏延啊,可惜自己却没有想到啊。一直认为是文丑带兵,而等自己发现不是他的时候,却已经晚了―― 其实文聘当初听范强所说是文丑带兵来的时候,他就已经感觉是不对了,这个他当时没有想到,自己到底是因为什么,而感觉不对。要说范强瞎编的那些,都是郭嘉、费t他们研究出来的,自然是骗过了文聘,这都是没错。

  马超心说,和你们文士说话,就是费劲

  
可唯独是有一件事儿,是已经发生,却是不能更改了,而就是这个事儿,文聘当时没有想到,那一闪而过,他没有捕捉到。 这事儿便是之前魏延点起了浓烟,来通知文聘,援军已至的消息。就这个事儿,文聘当时没有想到,他就觉得不对,在潜意识中感觉不对,其实就因为这个,可最终就是没有想到,这却是错过了。 因为如果是文丑带兵,那么没有其他谋士在的时候,文聘不会觉得其人能想出来这样儿的办法,去通知自己。所以他要是想到了这个,就绝对不会中计了,可惜天底下没有后悔药,这文聘也是没有地方没有时间去后悔―― 这倒不是他就看不起看不上文丑,实在是文丑确实,几乎就不可能做出来这样儿的事儿。只是可惜啊,当时他却没想到,这马后炮倒是挺及时的。所以文聘就是后悔不已,心里也埋怨自己,这当初怎么就没有想到呢。如果当初能想到的话,可就没有这些事儿了不是。只是这却是不可能的了,事实已经是事实,已经是无法改变了。 不过文聘也算是看得出来,这凉州军为了能破零阳,为了算计自己,那绝对是煞费苦心啊。

  马超心说,和你们文士说话,就是费劲

  
如果不是这样儿的话,自己也许都不会中计,这都是不一定的。但是在种种情况的综合下,自己却是中计了,这自己虽说是不甘心,很不甘心,可是这结果已经是那样儿了,无论自己是想接受,还是很难接受,最后都是改变不了的事实。 文丑这时候也没多说,他都明白,文聘因为零阳城丢了,这时候还在憋着气儿呢。可自己对此也没有办法啊―― 说起来,零阳因为他的过失丢了,这到了自己主公那儿。不管如何,最后他文聘文仲业。那肯定是免不了要处分的。如果不是他中计,如果不是他大意。那么零阳城会那么轻yì就丢了吗?所以最后文聘的下场,文丑是可想而知。 也许自己主公看在往日的情份上,看在其人的功绩上,确实不会太过重处罚他,但是处罚肯定是免不了的了。 文聘在酉阳就待了一日,然后他便和文丑告辞了,文丑是亲自给他送出酉阳城。也算是够意思了吧,主要是文丑也知道他的下场,所以如今也算是最后给他送别一下。当然文聘不会因为这个事儿身死。只是文丑觉得,其实他也挺冤的。

  马超心说,和你们文士说话,就是费劲

  
不过这之前零阳的事儿,貌似还有自己,所以文丑也是记住了,这凉州军他们打着自己的旗号做事儿,自己当然不会放过他们―― 要说文聘绝对是够可以,他就是故意这样儿的。因为他清楚,自己只要这么和文丑一说,到时候马超凉州军来攻。如果说以前文丑拿出来十成的力量,那么这个事儿他听到了之后,他就会拿出来十二分的力量出来。 因为文聘哪怕和文丑关系不是说那么特别特别好,但多少也算是好了解其人。在文聘看来。文丑知道了凉州军打他旗号去做事儿,他绝对是要生气,而且把凉州军定为必杀的目标。然后好雪耻。因为这事儿在他看来,绝对是耻辱啊。 可不是吗。为什么凉州军不说是别人带着援军来,非说是他文丑呢。这难道还说明不了问题了。 但是文聘在酉阳,却是没有看到文丑如何如何生气,可这他离开之后,文丑就彻底爆发了。还别说,其人绝对是长进多了,这个连文聘都瞒过去了―― 也是,很多人都在进步,同样儿,文丑也是如此。至少和从前相比较而言,在刘备帐下后,文丑他确实是长进了不少。

  马超心说,和你们文士说话,就是费劲

  
如果说以前他碰到这样儿的事儿,文聘和他这么一说,他马上就会火冒三丈的话,而且还得口口声声说,这自己要如何去报仇雪耻,必须要灭了凉州军云云。 但是在刘备帐下那么久的时日,文丑却是长进了多了。也是,以前在袁绍帐下,在冀州军混的时候,他主要就是和颜良,他们接触最多,走得最近。不是冀州军没有人才,反而人家也是人才济济,可文丑就是和颜良走得最近,所以跟着其人,他能学到什么啊。 颜良是个什么样儿的人,反正还不如文丑呢。说起来文丑和他走得近,也确实是学不到什么好的。所以还能指望着他长进什么,不退步就行了。 至于说到了刘备的帐下,那文丑天天接触的,就是太史慈了,之后还有文聘,包括周仓和裴元绍,也许他们几个武艺是不如颜良,但是在很多方面,肯定比颜良要强啊―― 所谓是“近朱者赤,近墨者黑”,跟着这些人接触,文丑要说没有长进,也真是不可能。
只有跟着颜良那样儿的混久了,他才没有什么长进,可跟着这些人接触多了,文丑自然是进步了。可不是吗,以前他跟着袁绍,在袁绍帐下做事儿,他能学到什么。可在刘备帐下,那刘备确实是在很多方面,那都是要超过袁绍的,这是没错。 所以文丑他长进了,进步了,这之前没表xiàn出来什么。可文聘一走,他马上就变了,因为这才是最为真实的他。因此,凉州军再进攻酉阳,那却绝对是要比文聘没来之前要困难得多。就看文丑要灭了他们的心思,就不难想到,这在酉阳,会是一场恶战! 别看酉阳不如零阳,这个确实没错,但是在零阳,凉州军能很轻yì拿下城池,可到了酉阳这儿,未必就可以。至少文丑虽说在一些方面,他是不如文聘,可就这样儿的,你还真就不一定拿他有什么办法―― 尤其是他也听文聘说了不少,可以说他绝对是都听进去了,而且还牢记着,一定不能中了凉州军的计。这自己绝对不能让他们有机可乘,这自己必须要小心再小心,当他们觉得没有什么机会的时候,自然是不会对自己采取什么措施了。


知道屋是一个专门解答为什么知识分享问答平台,欢迎在知道屋问答库查找您感兴趣的知识.

文章内容来源于网络,由 知道屋-知识分享平台 进行整理排版,如有侵权请联系admin@zhidaowu.com

赞(0) 打赏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知道屋-知识分享平台 » 马超心说,和你们文士说话,就是费劲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

知道屋 - 知识分享平台

关于我们联系我们

觉得文章有用就打赏一下文章作者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