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道屋
知识分享平台

杨怀仁啥人啊,想赚他的便宜,可不是那么容易的

  杨怀仁啥人啊,想赚他的便宜,可不是那么容易的

  
杨怀仁啥人啊,想赚他的便宜,可不是那么容易的。虽然实际上赚了他便宜的人也不在少数,直到今天,杨府门外每天早上还是有不少等着从他手里领铜板的乞丐。 这种事杨怀仁似乎早已经习惯了,青莲帮照例还是每天派人来赶,可总也赶不绝,兰若心青莲帮二当家加上丐帮什么长老的名头,在这些乞丐眼里似乎没有杨怀仁手里的几个铜板值钱。 这似乎也验证了一个亘古不变的道理,虚名不如实利。 几十万贯钱财放到杨府里,是绝对不安全的,杨府的宅子本就是小富户人家的院子,院墙就那么高,盖的高了说不定又有人告你逾制。

  杨怀仁啥人啊,想赚他的便宜,可不是那么容易的

  
子爵的爵位也就那么回事,多养几个护院估计也是要逾制,反而有了这么个不痛不痒的爵位,言官们也更加瞪大了眼睛盯着你,等着你出错。 杨怀仁以前觉得那些言官们能不畏权势敢于直言上谏,个顶个的都是条汉子,可在大宋生活了这几个月,他发现根本不是那么回事。 该谏的事情,没见他们多么热心,倒是些鸡毛蒜皮叫花子抠脚的破烂事,他们跟打了鸡血似的谏起来没完。 杨怀仁成亲大摆筵席的事情,就有人看不过去了,秉烛夜书了万言书,从三皇五帝开始铝艘淮笸ǎ税胩旆匣捌涫稻鸵痪涓苫酰凳切赂炯热皇峭跻囊迕茫罨橙实某汕桌褚翘宰约椅髁耍坪趺话鸦首宓被厥隆

  杨怀仁啥人啊,想赚他的便宜,可不是那么容易的

  
当然这种破烂事的帖子,每天都一大堆,官家也懒得看,更不用说太皇太后了。 太皇太后知道这里边的事情,当然不会说出来找麻烦,她也明白这是有人看不惯杨怀仁小小年纪就封赏过盛了。 杨怀仁被人告了状,也完全没有受了冤屈的觉悟,他的理由也简单,不就是这帮人没吃到上好的鱼脍,眼红嫉妒了呗,这事要怪也怪不到他的头上,谁让你们装清高不来呢? 杨府上下除了留下随园里的厨子和伙计们看家,其他人全部打点好行装,准备出发去度假,本来就李黑牛领着几个护院护送装了钱财的银车,现在又有了游师雄这个老将军跟着,杨怀仁觉得这种免费的保镖,不用白不用啊。 没等杨怀仁跟游师雄说护送银车的事情,游师雄先开口了。 “小子,你最近得罪什么人了吧?

  杨怀仁啥人啊,想赚他的便宜,可不是那么容易的

  
今天早上老夫去枢密院告假,隐约听见你小子又被御史台那帮闲人奏弹了,好像说你(身shēn)为子爵,不好好让你家庄子里的人种粮食,用上好的田地去种了鲜菜。” “啥?我又被参了?” 杨怀仁觉得头疼,这帮人是不是闲得蛋疼?有这工夫和力气,你干点正事不好吗? 要弹也去弹那些像样的人去,我一个七品芝麻绿豆大的子爵,连个官位都没有,老盯着我弹个什么劲? 我家庄子的事情,我都好久没注意了,你们倒比我这个庄主还上心,整个大宋如今都不缺粮食,种点蔬菜丰富下庄户们的餐桌,有啥不好的? 再说了,好像种粮食的好地,的确是种了粮食,新建的蔬菜大棚都在后山的荒坡上,“不务正业”这么大一顶帽子扣下来,我脑袋小可兜不住。 这种事可大可不弄清楚的话,万一将来人家拿出来说事儿,自己可是跳进黄河不用洗就得先淹死。

  杨怀仁啥人啊,想赚他的便宜,可不是那么容易的

  
杨怀仁急得团团转,寻思着这事还得找太皇太后讲个清楚,不然又落了个把柄。 游师雄沉默了老半天,才又接上了下一句,“不过好像官家没当回事,说你一个开饭馆的厨子,种菜是情理之中的事,那几个正言没话反驳,这事就这么没下文了。” 哎呀我去,我的个小心脏啊,杨怀仁心道,游师雄啊游师雄,你真是我亲大爷,说话能不大喘气不,既然没事你说出来吓唬我干毛啊。 不过这件事还是提醒了他,以后自家庄子里的事情,还是低调点好,起码事先跟赵f通个气,有他这个王爷给他大侄子和老娘先吹上点风,他也不用整天提心吊胆的,生怕哪天蹦出来个咸吃萝卜淡操心的王八蛋又去打小报告。 还有一点,自己菊花内卫的秘密身份,或许也帮了他大忙,将来要跟叶公公多来往来往,说不定糊弄几个有武功的内卫跟班过来,查一查到底是哪个龟孙整天在背后嘀咕他,这个账不跟这个小心眼的家伙算清楚,白瞎了内卫的招牌。

  杨怀仁啥人啊,想赚他的便宜,可不是那么容易的

  
一行人浩浩荡荡的出发了,对于杨怀仁来说,这次去庄子上,不光是要韬光养晦躲避一时的风头,还要为将来的发展大计做准备。 食材基地如果真的按他设想的那样建设起来,将来他随园可以提供更多新颖的食物,还有反季的蔬菜,随园的招牌就会更加闪亮。 同时,这也是他力所能及范围之内,可以享受的最好的新婚蜜月旅行了。 杨怀仁一踏出城门,心情莫名其妙的就好了起来,感觉呼吸都顺畅了许多。 何之韵陪着婆婆和李妈妈坐了一辆马车,而另一辆马车里关着臭蛋和毛球,杨怀仁亲自骑了马,走在队伍的最前边。 一路上说说笑笑,走了一个时辰,就能远远的望见自家的庄子了。

  杨怀仁啥人啊,想赚他的便宜,可不是那么容易的

  
夏初种下的粟米正在抽穗,看样子天好的话,用不了两个月就能丰收。 最外围的那一片土坯垒的破旧屋子都不见了,已经从新打好了地基,农户们正准备用黏土烧制的青砖盖新的房子,每个人脸上都挂着笑容,忙活得热火朝天。 游师雄拍马紧赶了几步,追上了走在前边的杨怀仁,小声问道:“没看出来你小子挺大方啊,刚买了庄子就给庄户们盖新房子,你就不怕又有人参你一本?” 杨怀仁笑笑说道:“我怕什么?地是我的,盖了新房子也是我的,有没说白白送人,我乐意让谁住就让谁住,这个也有罪了不成?” “好像确实没什么理由说你有罪,”游师雄抽了抽鼻子,“那老夫也跟你讨要一套小院,以后回京就住在你家庄子里了。” “啥?” 没等杨怀仁反应过来,游师雄一巴掌拍在杨怀仁座下那匹黄骠马的屁股上,那匹马受了惊,嘶叫了一声便窜了出去。

  杨怀仁啥人啊,想赚他的便宜,可不是那么容易的

  
杨怀仁骑马的技术还不熟练,急忙拉紧了马绳,生怕从马上跌落下来。 刚让那匹马平静下来不再疾奔,却听到身后游师雄大声笑道:“老夫只是暂住,暂住,房子还是你的,哈哈……” 杨怀仁真拿这个老头没办法,都说人越老就越像孩子,游师雄就是个很好的例证。 进了庄子,所有在路上的庄户们见是庄主回庄子了,都给队伍让开道路,恭敬的站在路边给庄主施礼问好,感谢庄主的恩德。 杨怀仁挥手致意,看着这些朴素的不能再朴素的一帮庄户人,脸上都洋溢着对未来美好生活期盼的笑容,杨怀仁也觉得非常安慰和骄傲。 庄子里管事的老李头和现在负责管作坊的小花和闹腾,早已经在大宅门口迎接,见过了老夫人,安顿下一行人和银车,第一时间就是来给杨怀仁汇报工作。 杨怀仁从他们口中得知,蔬菜大棚已经按照他的办法建了起来,因为现在天气刚变冷,还不能证明杨怀仁用油宣纸充作隔热膜的办法可不可靠,但目前来看,那几样新颖的蔬菜长势还算不错,并没有水土不服。
豆腐坊在小花和闹腾的努力下,已经逐渐扩大了规模,现在一天的产量,已经达到了每天五千斤,除了供应随园和那十三家连锁酒店的需求,也已经准备向其他酒楼售卖,只是等着杨怀仁制定价格。 而最赚钱的,还是要属蒸酒作坊,一天一千坛的产量,还是远远供不应求,已经有不少外地的商贾请求随园春的贩售权,花闹两个不敢答应,这个也等着杨怀仁点头。 杨怀仁觉得有点乱,销售方面,他可以拿个大主意,制定个大目标或者大方向,但是真正要他亲力亲为去做,一是他没有这方面经验,二是他也没有那么多精力。 好在眼下不同以往,他也不缺帮手。


知道屋是一个专门解答为什么知识分享问答平台,欢迎在知道屋问答库查找您感兴趣的知识.

文章内容来源于网络,由 知道屋-知识分享平台 进行整理排版,如有侵权请联系admin@zhidaowu.com

赞(0) 打赏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知道屋-知识分享平台 » 杨怀仁啥人啊,想赚他的便宜,可不是那么容易的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

知道屋 - 知识分享平台

关于我们联系我们

觉得文章有用就打赏一下文章作者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